百度 此次,浙江省绍兴市出台的这个有针对性的地方性法规,为各地提供了可鉴借、可复制的经验,值得点赞。

  编者按: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系统总结我国国家制度和国家治理体系13个方面显著优势,全面回答了在我国国家制度和国家治理体系上应该“坚持和巩固什么、完善和发展什么”这个重大政治问题。“经国序民,正其制度”,习近平总书记曾强调:“我们说坚定制度自信,不是要固步自封,而是要不断革除体制机制弊端,让我们的制度成熟而持久。”

 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优势究竟“优”在哪里?要做到在守正中创新、在创新中守正,还应如何固根基、扬优势、补短板、强弱项?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《百位专家谈中国制度》,特邀百位专家纵论优势、聚焦发展。今天(14日)推出:《应加快推动一次分配向农民工等劳动者倾斜力度》,解读专家: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学术委员会主席宋晓梧。

  开篇立论

  在推动我国经济向高质量发展的过程中,加大收入分配改革力度非常重要。应加快推动一次分配向农民工等劳动者倾斜力度,二次分配要以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为方向,深化社会保障制度改革,较大幅度提高包括个人所得税、财产税在内的直接税,从而发挥二次分配平抑一次分配中差距的作用。

  有问必答

 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指出,坚持和完善公有制为主体、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,按劳分配为主体、多种分配方式并存,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等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。将按劳分配为主体、多种分配方式并存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上升为基本经济制度,是我们党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和中国国情紧密结合,对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认识不断深化的重要产物,是我们党的重大理论创新,充分彰显了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的张力和活力。为什么将“按劳分配为主体、多种分配方式并存”上升为基本经济制度?

  宋晓梧:这个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理论突破。收入分配本身就是个重大的问题,从经济上来讲,它是生产、流通、分配、消费四大环节中一个重要环节。当前在经济由高速增长向高质量增长转变的过程中,结构的调整,像投资和消费的比例,在这里面收入分配都占有一个重要的位置。如果消费不足,那么经济的发展很难得到可持续发展、高质量发展。从社会角度来说,它是关系到整个社会稳定的一个基础。如果社会收入分配差距过大,根据古今中外的经验,都证明社会是不稳定的。

  习近平总书记高度重视收入分配差距问题,多次强调:“‘蛋糕’不断做大了,同时还要把‘蛋糕’分好。”国家持续不断推进收入分配制度改革,实行一系列缩小收入差距具体举措,人民群众收入水平得到大幅提升,收入分配关系得到明显改善。值得重视的是,我国目前的收入差距仍然处于高位、合理的收入分配格局尚未形成、劳动收入占比较低的问题仍然存在。收入分配改革应该如何发力?

  宋晓梧:一次分配,要向劳动者倾斜,要做得更加公平,现在的分配差距还是比较大的。二次分配要尽量通过税收、社会保障等其它税收调节的手段,使一次分配的差距进一步缩小。

  美国经济学家西蒙·史密斯·库兹涅茨曾经有一个假说:“在经济未充分发展的阶段,收入分配将随同经济发展而趋于不平等。其后,经历收入分配暂时无大变化的时期,到达经济充分发展的阶段,收入分配将趋于平等”。这就是著名的库兹涅茨曲线。以此为依据,有人认为,收入分配改革没有必要,收入差距会随着经济发展而消失,对此,您怎么看?

  宋晓梧:以前我们一些人在运用这些理论的时候,片面强调随着人均GDP的增长,收入分配就会逐渐地经过一个高的阶段,达到共同富裕,只要GDP增长就可以了。现在看来这个理论不一定完全站得住脚,从上世纪80年代特别是2008年以后,就是美国的次贷危机、金融危机、欧洲债务危机以后出现的情况,可以说库兹涅茨曲线基本失灵。美国人均都四五万美元了,差距却在不断扩大,他们绝不是库兹涅茨曲线。当然GDP增长是很重要的,但是同样要高度关注收入分配差距的问题。

  十九届四中全会指出,鼓励勤劳致富,保护合法收入,增加低收入者收入,扩大中等收入群体,调节过高收入,清理规范隐性收入,取缔非法收入。2018年国内中等收入群体首次突破4亿人。我国将持续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,增加低收入群体的收入,扩大中等收入群体,增加居民的消费能力,切实提升人民群众获得感。中等收入群体对我国经济到底意味着什么?扩大中等收入群体,哪些人群最值得关注?

  宋晓梧:中等收入群体的倍增,对中国经济意义非常重大,这样才能扭转投资消费的比例关系,能够走到一个合理的格局下。过去很长时间是不合理的,我们投资占的比重太大了,近些年投资虽然下降,但是消费增长的速度并不是那么快,只是相对来说消费占的比例大了。一个人从农村到了城市,他的消费欲望和消费能力都会提高,这就是我们经济增长的一个潜力。我们不能把眼睛只盯在百万富翁、千万富翁,那些人是很少的。我认为应该特别关注的是农民工,农民工现在是2.8亿人,占了城镇就业者的67%。因此,应该规范分配秩序,缩小城乡区域行业差距。

  数说优势

  数据显示,1949年,我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仅为49.7元,2018年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28228元,名义增长566.6倍,扣除物价因素实际增长59.2倍,年均实际增长6.1%。1978年末我国农村贫困人口7.7亿人,2018年末我国农村贫困人口减少至1660万人,比1978年末减少约7.5亿人;农村贫困发生率降至1.7%,比2012年末下降8.5个百分点。我国成为首个实现联合国减贫目标的发展中国家,为全球减贫事业作出了重要贡献,这一系列辉煌数据充分印证着中国收入分配改革推进的成效。(记者张棉棉)